>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城市生计

每盏路灯,都是社区自己的
分享到:0

合肥市本地人,对城中村小朱岗的印象,多半是逼仄的巷子、太阳落山后街道上一片漆黑。

 

即使到11月底,合肥市也经常下雨,一下雨小朱岗的路上难免泥水一片。白天走在小朱岗村中,尚需时时留意,而到了晚上,除了偶有微弱的光由一些人家的窗户射出,很多路段都漆黑一片。

 

 

此刻,乐施会项目官员鲁梅花正走在这条漆黑的路上,她与合肥市华益儿童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郭礼伟一起走在黑漆漆的暗巷中,远处高楼里的灯光和月光都那么暗淡,他们用手机灯照亮自己脚前的路。

 

转过一个又一个巷子,突然整个世界亮了起来,抬头看到一盏路灯,不禁豁然开朗。梅花和礼伟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仰着头盯着这盏路灯看。那一刻,感觉这路灯不仅照亮了路,也仿佛照亮了希望。

 

小朱岗村是合肥市区里典型的城中村,被一堆高楼包围着,与周围的高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小朱岗占地200亩,房屋大多是村民自建房,单间为主,一至四层不等,房屋密集,采光度差,很多房间常年不见阳光,阴冷潮湿。房子挨房子,巷子十分狭窄。最窄的地方,仅能容纳两人并排行走。

 

除少部分房子是房主自住外,大部分小朱岗的房子都是租给外来务工人员居住。租房者大多独自租住一间房或与朋友、同事合租一个房间,少部分以家庭为单位居住。租住在这里的徐大姐一家四口人,就在一个院子里租住了一间房子,他们需要与其他住户共用一个厨房。房子月租300元左右,水费每人每月10元,电费房东按照一元一度电收取。

 

 

住房内几乎没有独立卫生间,有的院子有厕所,租户就共用厕所。而院子没有厕所的,只能使用公共厕所,一次收费5角钱。

 

多年来,总有消息说小朱岗村即将要拆迁,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很少有资源在社区基础建设方面投入。因此社区里缺乏厕所,健身器材这样的公共设施,路灯则一盏都没有。大家晚上要出门都带着手电筒照明,十分不便。尤其对于老人和儿童,安全隐患非常大。

 

华益在社区开展了几年工作后,希望在社区建设上有所尝试。

 

华益先在社区里召开会议,邀请社区居民参加,大家共同讨论最想解决的社区问题。居民们不约而同的谈到了路灯问题,安全问题,道路问题,厕所问题等。这几个问题又是相关联的,没有路灯,小偷易于隐藏和逃脱,监控器发挥不了作用,导致偷窃事件频发。郭礼伟就租住在小朱岗村,2014年底的凌晨,小偷便进入他家盗取了财物。

 

为了响应居民们的诉求,2015年华益与乐施会合作项目其中一个内容,就是修建路灯。

 

 

之后华益在社区里开展了动员和协调工作:首先讨论修建哪种路灯。经过讨论,社区居民决定修建太阳能路灯,因为相对节省电费。之后又讨论在哪些位置建设路灯。除了兼顾需求,还要考虑有些地方不适合在地上放置电线杆,需要在房屋的墙壁上打洞,这必须得屋主同意才行。两件事都确定后,华益购买了需要的物料,社区里会电工的居民免费出工,路灯一盏盏在社区亮起来了。

 

路灯亮起来后,不但给出行但来了便利,居民觉得小偷也没那么猖獗了。

 

如果乐施会只是捐钱修建,那么社区的人也不会对路灯有归属感,一方面有后续维护困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没法通过修建路灯真正让社区居民凝聚起来。因此,除了乐施会的支持款项外,亦有需要社区居民的参与和投入。

 

 

梅花在小朱岗的时候,华益正在社区里动员大家捐款,几个孩子在华益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抱着捐款箱,穿梭在社区的巷道里。走几步就一喊:“每人一元钱,社区亮起来。”看见居民,就围过去举着捐款箱,很多人都捐了钱,不论数额多少,都代表大家愿意出力改变社区。居民的笑容中,朗朗的童声在社区里回荡。


截至2016年底,华益已经与小朱岗村的居民们一起,在社区里建立了6盏路灯,并集思广益,对社区中的路灯和社区内的道路进行了命名,并制作了美观的路牌和灯牌,让每一盏路灯拥有了自己的故事和名字。积极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更好地实现城市融入,在这条漫长而艰辛的路上,乐施会和华益的伙伴将继续奋力前行。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