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孤岛”自救记
分享到:0
撰文:余振威/ 前乐施会国际项目部经理

雅安发生7.0级地震后的头几天,媒体把宝兴县比喻为“孤岛”,原因是泥石流与石头松脱从山上滚下,堵塞了连接庐山县与宝兴县的道路,让救援车辆与物资供应无法通过,加上通信截断,宝兴县基本与外界的联系都隔绝了。道路在这个因常年下雨而有 “雨城”称号的地区变得十分危险,当地司机认为下雨后最好不要走这条线路,避免越发松脱的沙石从悬崖般上坠落。我们的救援队伍只能看“天”行事,等到放睛的时候便把握机会抢险进入灾区救援。这次救援经验让我明白“孤岛”这现象原来也适合形容中国农村的状况,而如何推动“孤岛”自救,或帮助人们突破自身的“孤岛”成为了人道救援与发展工作的要素。

经历地震与火灾双重打击的偏远社区
偏远的半山腰上,大沟村六组在遭遇地震后几天再发生火灾,而救援工作较集中在交通方便的地区,让“孤岛”中这一社区显得更脆弱。乐施会先对该社区受火灾影响的农户发放了生活用品如水套装(提水桶,储水桶,水瓢,面盆和热水瓶)、厨具包(包含防蝇沙盖等)、家庭卫生包,以解决燃眉之急。接着,在考察过程中发现临时安置点就像废墟,在帐篷外随处都是堆积如山的瓦砾、钢筋、烧焦的木头、砖头、破烂的电器和家具,卫生环境恶劣,安置点内都没有明显的通道,空气中弥漫着臭味,情况比其他安置点更糟糕。而且灾民的帐篷内非常潮湿,部分灾民出现了皮肤病、风湿、上呼吸道感染等因潮湿引起的疾病。

了解社区基本状况后,乐施会工作人员初步想法为灾民解决潮湿问题,尝试在雅安市内的市场搜索有防水防潮效果的建筑材料,以准备第二天带上不同建材样本与村民一同讨论合适方案。

村民参与、识别问题
乐施会一直坚持并推动救援方案参照国际救援标准和人道主义宪章。此次救援也继续贯彻了“环球计划  ”有关指引,先咨询受援助群体,识别脆弱点,了解其状况,从而制定规划及进行具体活动。第二天乐施会工作人员以焦点小组访谈的方式花了2个小时深入了解社区面临的困难,并共同找出解决问题的优先次序,以及了解社区自身资源。访谈间村民笑说只有我们才洞悉村内的秘密,皆因其他团体只是来短暂逗留、发放些物资,却没真正聆听村民心声,了解社区存在的问题。

村民们一致认为除了最需要重建家园外,解决安置点环境卫生问题也是必要的。他们家里的牲畜如猪和鸡、粮食和油等在火灾后已被埋在废墟下慢慢腐化。就在访谈当天,刚好是难得阳光普照的日子,臭味显得分外浓烈,苍蝇与蚊虫滋生。其中一位村民,63岁的杨鼎武提到安置点道路不平导致小孩子容易摔倒,安全隐患问题需要重视。

杨鼎武还提出了另一问题,他的孙子那天早上开始拉肚子和发高烧。经讨论下,原来供应该村的自来水系统因部分水管被地震破坏,有些家庭只能从附近河流取水饮用,但河水被泥石流和山上的村民小组所产生的垃圾污染得很严重,有小孩和老人已经出现腹泻现象,成为另一急需解决问题。

至于原先我们认为需要解决的帐篷内防潮问题,村民们认为火灾后砖瓦与垃圾太多无法清理,就算帐篷内的土地都未能平整,我们带来的大部分建材方案较都不太适用于当地环境,而每户家庭都已获发2-3张防潮垫,最低程度上减轻身体接触床板和棉被等“贴身”的潮湿问题,我们把焦点转移到解决其他问题上。

利用社区自身资源,共同制定解决方案
识别了问题后,我们便着手共同寻找解决办法,这部分就要看社区现有的资源和外来的援助了。像重建家园这重要但长远的问题就主要等待政府出台政策后统筹组织,故决定这次的重点是先处理饮用水和安置点环境卫生问题。

就供水系统问题,我们跟村上领导吕支书沟通后发现原来未能马上维修管道的原因是村里缺乏焊接管道的工具-热络器,唯因吕支书在灾后需应付村上各种事情而未能抽空处理。乐施会在协助吕支书理顺工作计划的优先顺序,村委会原来能自行拿出经费购买三台热络器,于是吕支书就马上调动村民进行采购,并通知受影响的三个村民小组的组长组织村民去配合水管维修,为受影响的超过100户农户解决饮水安全的问题。村内亦马上拟定了规则,热络器以后就交由组长管理,待水管再需要维修时就可以自行及时维修。在饮水问题上,乐施会没有投入额外资金,村内完全利用自身资源就把供水系统维修好了。

为解决六组社区内环境卫生问题,乐施会跟组长杨孝德商量后决定到镇上采购工具如锄头、铁锨、铲子、背篓,因灵关镇受灾严重大部分店铺都关门大吉,杨孝德找到现住在镇上的兄弟带路,我们好不容易才直接找到店铺老板家买到相关物资。通过社区网络来获取信息在这次经验中显得尤为重要,而就近进行采购也有效降低了项目成本,确保物资适合当地使用。

从个体到互助
在把工具发放给遭遇火灾的15户人家后,我们带领村民商讨改善安置点环境卫生的方案,组织村民一同劳动清除安置点内对安全有威胁的废物,清理容易滋生蚊虫的垃圾- 尤其是在埋藏了动物尸体与变坏粮食的位置进行清理,并掩盖泥土。虽然大家认为特别是很多群众出入的安置点中心地带需要重点清理,但到实际行动时,他们选择的方案却是各自打扫自己家范围的位置。在乐施会同事身体力行的推动下,勉强有数个家庭愿意参与安置点中心的清理工作,把腐烂的粮食扔掉,难闻的气味才渐渐消退。这次经历正好描绘了中国农村越发“原子化”- 个体(以户为单位)与集体的关系、个体与基层政权的疏远,村民自治的倒退之现象,讲求个人家庭利益为上的中国农村中“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现状。农户自身就成了“孤岛”般,自救固然重要,能克服更大的困难却要靠集体力量。

虽然推动群体意识与行为改变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但把握每次机会去影响个体与社区却有必要,或许从此产生不一样的转变。68岁的应廷珍在社区内属于较贫穷的一户,火灾后一直都在喝河水,前阵子也出现肚疼现象。应廷珍家火灾后几乎所有的财产都被烧坏,她们家的厨房就搭建在埋着动物尸体、臭味最浓烈、苍蝇最密集的地块旁边。他们看着厨房灶头间大量徘徊的苍蝇就使用杀虫剂直接喷杀。我们见状便告诉她们这会污染食物,对人造成毒害,她就改变了使用杀虫剂的方法。除此之外,当我们看到她想把混杂了腐烂粮食的垃圾直接倒到河里时,便立即向她解释上游的村民可能正是这样污染了河水,让下游家庭如她自己喝了被污染的河水而生病,她才明白过来,以后便把垃圾倒放在路边等候村里处理。在深入的座谈中,村民也能就公共卫生和个人习惯方面相互学习与交换信息,其中六组组长杨孝德的儿子也给其他村民分享自己如何将乐施会发放的防蝇沙盖与锅和盘子配合使用,改善了家居卫生状况。通过访谈,村民之间分享的本土智慧,也是一次互助机会。

通过人道救援工作中提升社区抵御力
对于人道工作人员来说,不但要与社区一同分析问题的轻重缓急、检视现有的资源并予以利用,协助受灾社区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与行动计划,更重要的是保持开放与灵活性,赋予社区权力、提升信心,推动人们充分利用自身资源、智慧和能力去处理问题。

地震发生后将近一个月,通过中国政府与各界组织及热心人士的努力帮助下,灾区的救援行动进展顺利,很多物资已陆续到位,但这不代表救援工作就此结束,反而需要进一步推动社区自救的能力、唤醒社区自我组织与合作意识,因为在未来更漫长的生计恢复、灾后重建工作上,邻里间会继续面对着更多的挑战和困难。提升社区抵御力,面对未来可能遇到的风险与冲击,是达至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元素,这些从人道救援工作的开始的时候便需要去推动。

社区灾后重建故事仍在继续

在离开社区之时,我们看到应廷珍、杨鼎武与其他两三位村民主动地合作清理不在原先计划范围- 村外的主要道路和排水沟,把积聚其中的泥土与垃圾清除。欣慰看到群众的行为改变,怀着一分希望,我们离开了社区。但愿受灾农户不再是自己的“孤岛”,愿望从这次的转化开始,未来变得不再一样。大沟村与灾后社区的故事仍在继续… 


注:环球计划是全球多个NGO(包括乐施会在内)及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所提出和制定的人道救援响应最低标准,结合了众机构的救援经验,是国际上普遍认可和共用的人道救援标准。标准的制定一方面是要确保各机构救援的质量和问责性,同时也希望保障受灾害或冲突影响的人群获得有尊严的基本生活条件和其应有的权利。


经地震和火灾双重破坏的大沟村六组社区,村民就地支起帐篷,但安置点中仍积存大量垃圾,公共地点环境形同废墟

(经地震和火灾双重破坏的大沟村六组社区,村民就地支起帐篷,但安置点中仍积存大量垃圾,公共地点环境形同废墟)

社区中帐篷间没有明显通道,加上地上瓦砾和烧坏的转头对小孩子和老人造成安全隐患

(社区中帐篷间没有明显通道,加上地上瓦砾和烧坏的转头对小孩子和老人造成安全隐患)

乐施会工作人员发放灶具和日常家庭用品,帮助受火灾影响村民暂度难关

(乐施会工作人员发放灶具和日常家庭用品,帮助受火灾影响村民暂度难关)

乐施会工作人员与社区群众进行深入的座谈

(乐施会工作人员与社区群众进行深入的座谈)

六组组长杨孝德儿子杨信超(右)给应廷珍(左)示范如何防范苍蝇污染食物

(六组组长杨孝德儿子杨信超(右)给应廷珍(左)示范如何防范苍蝇污染食物)

未经过培训的应廷珍与孙子不懂正确使用杀虫剂

(未经过培训的应廷珍与孙子不懂正确使用杀虫剂)

六组组长杨孝德(左一)到灵关镇采购背篓等工具

(六组组长杨孝德(左一)到灵关镇采购背篓等工具)

(村民拿到了热络器(图中橙色手柄的工具)后,自发组织维修水管)

(村民拿到了热络器(图中橙色手柄的工具)后,自发组织维修水管

村民展示原来水管被地震破坏的裂痕

(村民展示原来水管被地震破坏的裂痕

乐施会工作人员与村民商讨清理安置点具体行动计划

乐施会工作人员与村民商讨清理安置点具体行动计划

应廷珍(右一)与邻居一同清理自己家庭原址上的垃圾

(应廷珍(右一)与邻居一同清理自己家庭原址上的垃圾)

应廷珍原来直接把垃圾倒放到河里,污染河水,经解释后,她把垃圾堆放在路旁等候村里组织收集

(应廷珍原来直接把垃圾倒放到河里,污染河水,经解释后,她把垃圾堆放在路旁等候村里组织收集)

我们离开社区前,杨鼎武(左)与应廷珍等村民一同自发清理村里主要道路与排水沟

我们离开社区前,杨鼎武(左)与应廷珍等村民一同自发清理村里主要道路与排水沟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