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 / 参与乐施会 / 详细内容
 
 
参与乐施会
公众参与
乐施毅行者
乐施商店
乐施之友
 我去灾区当志愿者的三天
 
  

8月25日,  周六  阴转雨
     前天下午就拿到机票了,今天去兰州。一大早起床,胡乱吃点东西就往外跑,坐9路车到紫荆山,然后打车去了民航酒店,那里才有直达机场的大巴。10点50分的航班,结果我9点钟就到了机场,路上畅通无阻。
    领登机牌、检票、安检,我很快办妥了一切登机前的手续来到候机楼等候。这时,我才发现下起了大雨,雨水落在停机坪上,泛起了一个个水泡。这么大的雨不会影响飞机起飞吧,飞机穿过云层可是不受影响了啊,云层上面是不下雨的。我默默地说,这可是之前坐飞机发现的事情。很快,广播通知登机。检验过登机牌,径直走进机舱。
    飞机要起飞了,比规定的时间推迟了半个小时。这时雨也渐渐停了。飞机起飞了,向着我脑海里的兰州靠近,对于兰州的了解仅仅停留在地图印象里。一路无话,飞机在飞行了一个半小时后开始降落。当飞机平稳降落在兰州中川机场时,已是下午1点30分了。
    走出候机楼,买大巴车票去兰州市区。然而,当大巴车开动后,我回望中川机场时,却发现这个地处黄土高原的机场是那样的简陋,车窗外尽是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原山头。很快,车子到了市区,我更吃惊了,这个西北著名的省会城市,怎么给人的感觉是内陆省份的一个地级市呢?
    乐施会兰州项目的朱福林事先预定了房间,于是我很顺利地入住了酒店。晚上,朱福林和兰州大学社区发展研究中心的海晓龙、赵泽艳请我吃饭,并约定次日乘车去定西市。


8月26日,  周日   小雨转多云

    早晨起来,温度骤降,天空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寻思着去宾馆门口吃碗拉面,当是早餐了,去定西的路上可没有时间吃饭时间啊。宾馆的院子里还有少许积水,看来雨已经下了很久了,而降温的程度也超出我的想象,我只好抱着膀子,要知道昨天的兰州还是晴空万里,宾馆里还开着空调呢。
    8点多的时候,兰州大学社区发展研究中心的赵泽艳打电话说到宾馆了,于是我匆忙拿行李下楼,然后退房去定西。赵泽艳是带着一个面包车来的,车上除了赵泽艳的同事海晓龙外,还有兰大的三个学生志愿者以及一个社会志愿者,他们分别是王辉、盛吉兴、小刘和海老师。海老师是个做生意的小老板,多次参与乐施会这边的救灾援助项目,快40岁的样子,实践经验丰富,大家都喊他“海老师”。
    天气的骤然降温,令大家猝不及防,车上的人大多衣着淡薄,而我更是以短袖亮相,海老师随即把外罩脱下给我,很是感动。小雨还在下着,冷飕飕的风依旧刮着,但车内大家热火朝天地谈论着,关于发放救灾物资的种种设想。
    100多公里的路程很快到达,定西到了。车子过了高速收费站不多远,5辆满装面粉的卡车一字排开,面粉被帆布、塑料等包裹得严严实实,“香港乐施会、兰州大学社区发展中心救灾物资”的条幅系在车头或车身两边。这是乐施会兰州项目部和兰大社区发展中心之前采购的救灾物资,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具体负责此次旱灾救援项目的乐施会项目官员朱福林介绍说,今天将给鲁家沟镇御凤村、张沟村两个村委发放面粉。
    御风村位于鲁家沟镇北面,境内交通相对比较方便,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走了快两个小时才到达,崎岖的盘山公路让满载面粉的卡车只能慢慢行进。说是满载,其实只是装载了车载量的2/3,再装载多了一些陡坡就爬不过去。张沟村相距御凤村较近些,于是就通知张沟的村民来御凤村委集中领取面粉。
    御凤村海拔1000多米,地处黄土高原的丘陵沟壑之中,这里的气温更低,很多村民都已经穿上了棉衣。我们到达了,村民已经等待很久了,他们抽着烟,眼睛热切地看着我们,然后蜂拥到我们身边。当地政府部门给予了积极配合,鲁家沟镇政府和安定区科技局的领导悉数到场,并布置了救灾物资发放仪式会场。
    在发放仪式上,朱福林代表乐施会讲话,介绍了乐施会的背景,以及救灾援助中国大陆的情况。但焦急等待了很久的村民似乎已不关心物资的来源问题,他们想尽快把面粉领回家做面条吃。我随即走访了几位村民。张沟村民韦克学、张小荷夫妇,张小荷来领面粉,韦克学外出打工了。张家30多亩地,土豆种植了10多亩,一般9月份左右就能丰收。但今年情况非常糟糕,因为干旱,收成减产严重。张沟村位于鲁家沟镇西北部25公里处,属偏僻山区村。今年,由于干旱全村800亩夏粮减产5成以上,2620亩洋芋因干旱而出苗不齐,群众生活困苦不堪。     匆忙吃了点镇政府准备的饭,便开始了忙碌发放面粉的工作。我们进行了简单分工,审查身份、发放领取面粉单子的人和负责发放面粉的人。前者分为两组,一个组负责一个村,我和海晓龙负责御凤村。朱福林带领兰大的学生志愿者盛吉兴和小刘负责发放面粉,村民凭我们填写的领取面粉单子数量领取面粉。而面粉已经集中卸在了村委会的两间办公室内,以防发放时出现混乱。我们审查村民身份时,凭他们的户口本、身份证和个人印章,还有该村村支书在场审查,而面粉数量是乐施会兰州项目部和兰大社区发展中心之前入户摸底制定的花名册上的数字。做这样的工作,我平生是第一次,小时候只是在村里见到过这样的场面,感觉很光荣,救人以危难之中嘛。
    整个发放面粉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到下午6点的时候,基本发放完毕。也有个别漏报的,比如一个村民老公外出打工,她带领两个孩子在家,花名册上就没有她的名字,经过商量,决定给她家发放4袋。也有的村民压根儿不在家,却登记在花名册的,他弟弟或者嫂子前来代领的,不予领取。目的就是让在家的受灾村民吃上面粉。最后还剩余几十袋面粉,御凤村支书张宗智给朱福林打了收到条,暂存这里。
    7点多,我们开始下山,按计划住宿在定西市,次日再给罗川、大湾两个村委发放面粉。


8月27日,   周一    多云
    一觉醒来,已是8点了,而感觉好像还没有睡足,看来发放面粉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昨天晚上吃过饭,安顿下来都21点多了。
    洗漱完毕,安定区科技局的领导来带领我们去吃饭,吃过饭已是10点了。“我们为什么不早早出发呢?”我不解。海老师告诉我,这里的村民居住比较分散,他们到发放面粉的地方少数也得11点。
    我们10点半左右到达了今天集中发放面粉的地方罗川村委会办公室,在这里将为罗川和大湾两个村委发放面粉。今天的做法和昨天的相似,只是我从昨天的角色改为今天的记者角色,拍摄了很多村民领取面粉后的喜悦心情照片。
    罗川村位于鲁家沟镇北部,靠近榆中北山,属于严重干旱区。今年入春以来,由于持续的干旱,导致农作物大幅减产,对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影响,大旱致使今年全村的800亩夏粮大部分绝收,洋芋因干旱而缺苗严重。旱灾给群众造成严重的损失,生存环境面临严重的挑战。
    和罗川村相邻的大湾村平均海拔1700米,年平均气温6.8℃,年降雨量不足300毫米,年蒸发量高达1400毫米。今年的持续干旱使大湾村600亩夏粮严重减产,雨前所种的2600亩洋芋出苗不全,减产已成定势,严重的干旱导致群众生产生活难以维继。
    发放面粉进行得很快,下午3点多就进行完毕了。朱福林、海老师和大家商定,深入农民家实地查看面粉的发放情况。我们首先来到罗川村一社的三户村民家中。见我们的到来,他们显得很感激,忙着给大家倒水、拿烟。问他们的面粉领导了吗?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有的还没有问,就看到了屋里标着香港乐施会字样的面粉袋。走访的情况,让大家很高兴,受灾农民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随后,我们又走访了大湾村的一户村民,在他家的房子里,我们看到了还没有开口的几袋面粉,看着老者满脸的笑容,我们的心落地了。


8月28日,周二   多云转晴
  
    今天是发放面粉的最后一天了,我们将前往更为偏僻的花岔村。车子在陡峭的盘山土路上行走,弯弯曲曲,车子颠簸得厉害,坐在车上只得牢牢地抓紧扶手。
    花岔村位于定西市区以北36公里处,鲁家沟镇正西方,属浅山区村,全村平均海拔1725米,全年降雨不足300mm,而年蒸发量却高达1400mm以上,由于持续的干旱,造成花岔村1000亩夏粮全部绝收,4000亩洋芋迟播一月,与往年相比减产已成定局,使广大群众的生产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11点多开始发放面粉,2点多就结束了。看得出,大家在发放面粉时已经很熟练了,很有经验了。
    随后,我们深入农户,随即抽样查看面粉是否发放到农民手中。在花岔村一社孙正国家,面粉已经领取到家,妻子闫翠环打开了一袋正在做饭了。他们家的面粉是和同社其他几家一块儿领取,用一辆机动三轮车拉回来的。
    走访完毕,我们返回鲁家沟镇政府吃饭。快要4点的时候,我们启程返回兰州。我们朝着太阳的方向一路西行,感觉暖洋洋的。三天的发放面粉工作结束了,大家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也许是真的累了,很多人坐在车上都睡着了,尤其是海老师,竟然是鼾声如雷。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版权所有 2006-2008 乐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