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 / 乐施会在行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
 
 
乐施会在行动
项目领域
项目进展
 男儿有泪不轻弹
 
题记:男儿有泪不轻弹,似乎男人流泪就是一种软弱的象征。其实不然,当一个男人背负了太多的负担、也经历太多的痛楚。流泪是一种释然,轻轻的放下了心头那么多简单质朴自己却无法承受的重量。

在两次的访谈中,张洪斌都哭了,作为一个男人,承受了如此之大的生活压力却没有轻言放弃,这值得每一个人去敬佩。只是无情的灾害让一个原本脆弱的家庭变得更加的无助。让我想到了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张洪斌家住巴中市平昌县白衣镇檬溪村五社,家里有六口人:年老体衰的母亲、一个外出打工的妹妹、失明的妻子、5岁的女儿和刚刚学会走路的1岁儿子。全家六口人都挤在只有3间土坯房加1间老式木楼的房子里。平时家里的一切开支就靠他一人种地、农闲务工勉强维持。由于自己的土地就在河边,只要河里一涨水,一年的忙碌就全部报废,农闲的务工也只能就近打短工,一双勤劳的手一年365天忙碌着,承担起一家人的生活,这样的压力早就成为了他无法承受的重量。

2011年9月18日凌晨5点,发现洪灾来临的他正急着把刚收回家的谷子往家里的粮仓里收。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洪水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猛。刚刚才把粮食装好,水位已经上了自己的膝盖。他急忙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背着老母亲,拉着老婆女儿,一把抱起小儿子就往更高的邻居家里跑。可一到邻居家他就发现,满屋已是避险的村民。于是大家就一起用木板制成了简单的逃生工具开始自救。6点半左右,乡镇的救援船只到了,大家稍稍安心了一些。 

张洪斌站在只是一片废墟的家中,再也忍不住泪水……

(张洪斌站在只是一片废墟的家中,再也忍不住泪水……)

张洪斌一家人站在山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土坯房慢慢被洪水淹没,当房屋垮塌的一瞬间,张洪斌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水退后,张洪斌站在只是一片废墟的家中,再也忍不住泪水…… 

张洪斌家的房屋成了一片废墟

(张洪斌家的房屋成了一片废墟)

张洪斌家的房屋成了一片废墟,上图中他落脚的地方就是家里的床,试着挖出一些棉被,但一无所获。粮食、衣服、棉被和其他生活用具已经霉变,发出了令人作呕的气味。以后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张洪斌说:“当我看见这个样子,死的心都有了。但我还有一大家人……”他默默地将已经发霉的谷子挖了出来,倒在了河里。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可能是为祭奠这个荡然无存的家吧。

张洪斌说:“后来,政府部门赶来安置了我们。乐施会的工作人员也来了,给我们送来了最好的棉被、大米和食用油。他们还一直劝我和安慰我,也正是这些人的安慰我才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 

乐施会工作人员对村民进行访谈了解受灾情况

(乐施会工作人员对村民进行访谈了解受灾情况)

现在,张洪斌住在自己补修的半间屋里,母亲住在邻居家里,老婆和孩子住在政府发放的帐篷里,就搭在半间屋的旁边。他说:“衣服是别人送的,棉被和大米是乐施会和乡政府发的,但是都不够,冬天冷我们一家人只有五床棉被。我母亲年老了要三床,我们夫妻和孩子就只有两床怎么也不够用啊?领到的救灾粮也快断了,之前种的粮食被洪水毁掉了,新种粮食也得等到明年5月份才有收成。家里从受灾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一顿肉。”

张洪斌说还是想修房子,一个安全的能安顿好家人的地方是他最大的愿望。可是家里经济本身就不好,银行贷款的高利息也无法承受。为了一家人,他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
至于未来的生计,张洪斌说:“不愿意再种粮食了,我就在附近哪里找个工地干点活挣钱来修房还债,我母亲在家里尽力而为地种点粮食和蔬菜,够全家吃就行了。我自己还有劳力去挣钱,让家里一步一步的走出这个困境。” 

文:秦巴乡村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人员 谢金宏
2012-02-17 18:35:48 [打印] [收藏]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版权所有 2006-2008 乐施会